山西證監局發調查 山水文化第一二大股東疑失聯

  • 时间:
  • 浏览:0

  被資本玩家算計過的上市公司,最終結果往往是一地雞毛。

  昨日《中國證券報》一則公告顯示,因涉嫌實施資訊披露重大遺漏證券違法行為,中國證監會山西監管局向黃國忠、丁磊、北京六合逢春文化産業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六合逢春)公告送達調查通知書,要求他們見此公告後前去接受詢問。

  資料顯示,黃國忠為山水文化(2000234)第一大股東,持股比例為9.88%;丁磊實際控制的六合逢春為第二大股東,持股比例為8.94%。上海市東方康橋律師事務所證券律師吳立駿向《金證券》記者表示,一般監管機構聯繫不上上市公司股東才會公告送達調查書,這種状况相當罕見。

  任性股東

  昨日,《中國證券報》刊登了一則公告:黃國忠、丁磊、北京六合逢春文化産業投資有限公司,因你們涉嫌實施資訊披露重大遺漏證券違法行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的有關規定,我局決定對你們進行調查。現依法向你們公告送達《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調查通知書》(晉證調查字2020024號、晉證調查字2020025號、晉證調查字2020027號),請見此公告後前來我局接受詢問。自公告之日起,經過200日即為送達。

  《金證券》記者注意到,公告落款為中國證監會山西監管局。

  吳立駿律師對《金證券》記者解釋,一般公告送達能要能 ,監管機構才會選擇公告送達的法律依据。這也説明,現在山水文化相關股東處於聯繫不上、下落不明的狀況。

  值得一提的是,根據山水文化今年年初發佈的公告,去年12月10日,公司發佈重大資産重組預案,山西證監局對此進行了專項核查,並於2014年12月17日、2015年1月7日兩次下發通知,約見時任總經理丁磊談話。在接到上述談話通知的状况下,丁磊未參加談話,也未以前書面報告能要能 參加談話的原应 ,不配合山西證監局檢查工作。上述行為違反了相關規定,山西證監局決定對丁磊採取出具警示函的監管法律依据,並記入證券期貨市場誠信檔案。

  “上市公司高管没办法 任性相當罕見,印象還要能要能 多倫股份(現為匹凸匹)经常再次出现過類似的状况。” 吳立駿律師稱。

  2013年10月,上證所曾公開譴責多倫股份及相關行動该人 實際控制人。因為面對上證所發出的《問詢函》以及《限期改正的決定》,多倫股份和實控人鮮言不僅都没办法 在規定時間內提交書面答覆並履行相應的資訊披露義務,多倫投資也拒絕配合上證所的監管工作。去年下7天 ,多倫股份還發佈一則被“追債”公告,因鮮言違反法律法規,上海證監局出具《行政處罰決定書》,決定對其罰款,卻至今未繳納罰款。

  接連違規

  “《中國證券報》並都不 公司的指定資訊披露媒體,請亲戚亲戚其他同学以公司公告為準。截止到目前,證監局可是我我對公司前任4位高管進行了處罰。”昨日下午,山水文化證券部人士對《金證券》記者表示。該人士所指的處罰,指的是今年10月1日公司曾公告透露,前任董事長黃國忠、前任總經理丁磊、現任財務總監康婷及監事會主席李珍珍被證監會山西監管局採取出具警示函的監管法律依据,並記入證券期貨市場誠信檔案。原应 是,監管部門查實,山水文化在銀行賬號管理等方面处在不少問題。

  從今年年初對丁磊“約談”到日前對四位高管警示,以致如今對公司股東“進行調查”,隨著監管接踵而來,山水文化的结构暗斑也逐漸顯形。

  據了解,山水文化前身為*ST天龍,2000年登陸上交所,不過公司業績虧損不斷,徘徊在退市邊緣。在2013年入主山水文化之後,黃國忠曾幾度籌劃重大事項,但均無果而終,引入二股東丁磊後也並無轉機。尤其,去年8月6日起,媒體連續報道,稱黃國忠以及丁磊处在隱藏數億元的鉅額債務問題,二人意圖通過資本市場非常規手段“空手套白狼”來解決這一危機。

  從目前來看,丁、黃顯然失算,由於債務纏身以及擔保糾紛等事項,黃國忠以及丁磊所持公司股票已經悉數被輪候司法凍結。更為奇葩的是,今年6月18日晚間,山水文化發佈公告稱,公司前兩大股東將其所持股份全權授權給徐永峰、林岳輝兩人行使權利。由此,山水文化實際控制人由黃國忠變更為徐永峰、林岳輝,而資料顯示,徐永峰和林岳輝均為律師出身,兩人分別就職于廣東卓尚律師事務所和廣東廣和律師事務所。

  律師成為上市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山水文化創造了上市公司的先河。

  另尋稻草

  公司第一、二大股東是是不是失聯?對此,昨日前述公司證券部人士並未有回應。

  《金證券》記者一同查詢發現,六合逢春成立於2014年4月2日,除了工商註冊資訊,這家公司顯得異常神秘,都没办法 公開介紹以及聯繫電話。在今年4月16日,公司法定代表人由丁磊變更為黃俊冬。

  吳立駿認為,即便相關股東繼續缺席詢問,山西證監局的調查不會但会 而中止,一旦確定有違法行為,仍然會照章處理。

  記者注意到,自今年10月9日,山水文化因非公開發行股票而停牌。業內人士推測,在前期多次重組均以失敗告終後,公司或許正在尋求下一条救命稻草。

  吳立駿分析,從媒體公告內容來看,監管機構調查不涉及上市公司,但有不可能 影響到山水文化重組定增的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