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耀洁:我的"防艾"道路

  • 时间:
  • 浏览:0

   在一次会诊的机会,我遇到了一位因手术输血感染艾滋病的妇女,她死去了,给亲们留下了深思,艾滋病的血液播散原困巨大的灾难。从那时起我走上了艰难而坎坷的"防艾"道路。在这些 不平坦的路途中,我已走了五年多了,以我医生的神圣职责,为了亲们的民族,我时需唤起民众,教育民众懂得"防艾"知识,减少艾魔给亲们造成的灾难。

   一、"防艾"宣传的起因

   郑州市某部队医院收住了一位姓巴的女病人,腹部有肿块,高烧不退,十六天未能确诊。1996年4月7日,该医院请我会诊,下午四时我见到病人,她极度消瘦,高烧持续在39度至40度,口腔溃烂,腹部隆起,其皮肤表层老出暗紫色斑点,压之不褪色。做了全身检查,又抽了腹水、胸水,化验结果:"未发现癌细胞。"病人害的啥病?从紫斑底部形态,使我怀疑到"卡波西氏肉瘤",这是全部都是一多少艾滋病人?抽血化验艾滋病病毒抗体,简直病人患的正是艾滋病。十几天后巴某死了,她才42岁。她是一年多前做子宫肌瘤手术时输血感染的,她的丈夫和一多少孩子均未被艾滋病毒感染,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的艾滋病人。

   令人吃惊的是:病人输的血是血库的血。血库被艾滋病病毒污染,那受害人绝不止这些 位!这我希望浮出水面的冰山一角,深深刺痛了我的心。"人的生命必须一次",艾滋病肆无忌惮地横行,会有多少无辜者丧命于艾魔铁掌之下!这些 病目前在世界上仍无疫苗可防,无药可医,必须预防其传播与蔓延。上述病人从输血感染致死,时间将近两年,其家属任何人均未被感染,这说明了预防艾滋病是很容易成功的,但时需让亲们懂得、掌握预防艾滋病的知识,了解预防艾滋病的紧迫性。

   我听说巴某死后,她丈夫躺在她坟前睡了十多天。他后悔不应该给病人输血(术中输血是她 丈夫要求的。)这些 事实使我更难过。时下,在防艾宣传中,主我希望强调性传播、嫖娼、卖淫、婚外情、静脉吸毒等传播途径,而很少提及医源性"血祸"之危害,这更激起了我关爱生命的责任感。

   1996年秋,我过后结速了了自费编印第一批"防艾"资料。我当时经济情况汇报十分困难,必须1150元,河南文史研究馆追到1150元,宋庆龄基金会追到150元,这1700元钱共印出一万二千份资料。1996年12月1日"国际艾滋病日"那一天,文史馆出车,在同事们的协助下,亲们走遍了郑州市多少长途汽车站,三天内向群众发放了1150多张宣传资料。

   第二年,我得知患艾滋病的病人农村里更多。因"保密"我没人和亲们联系。哪些情况汇报激起了我宣传"防艾"的信心和勇气。我陆续地写啊!编啊!印啊!讲啊!利用各种形式向群众宣传预防艾滋病的知识。每年编印出二期资料,每张用八开的纸,现已印出九期,共计三十余万张。除第一期外,每期费用1150元至11500元,哪些钱全部都是我拼命写稿、讲课挣来的。

   这几年,我的"防艾资料"的散发法律最好的措施全都。最大途径是无偿送给河南省防疫站,从那里再发往基层医务工作者或病人家属们手中。一起去,也通过熟人在汽车站、火车的车厢内发给群众。一点计划生育指导站也是一多少发放点。还有一点报社、杂志社替我发放。更我时需感激的是六期、八期资料有万余张是河南省妇联妇儿工作委员会往县级妇联发放的,并证实已发到农民手中。一点熟人找我看病时,我也托亲们带往农村发放。另一出路是一点报纸、杂志发出通知,告诉群众,请她们来信索取。我每年向群众讲"保健知识"课150至70多场。自1996年后,我把艾滋病知识加入了讲课内容,一起去在课堂上向听众发放"防艾资料"。不少人说:"高教授宣传防艾入迷了。"

   二、"防艾宣传"的坎坷路

   在五年的"防艾宣传"活动中,向我索取资料者不需要 。仅最近1一年多来,却说你收到了三千多封来信,而接到的电话是信函的十多倍。除骗子之外,我对来信必复,应该说是一帆风顺吧。实在不然。如一次我和丁老师拿着防艾资料到一家夜总会向"三陪"小姐散发时,小姐们如洪水猛兽般躲来躲去。有位大胆的小姐接过资料看多看,见是艾滋病的资料,便揉作一团扔进垃圾篓,并嚷着说:"老太婆,还不快走!快走吧,哪些东西让客人见了谁过过后这儿,亲们不以为亲们有艾滋病才怪呢!"夜总会的老板闻讯赶来,像见了仇人似的,将亲们撵了出去。诸如哪些事情何必 少见,不但一点娱乐场所,我希望政府机关、工厂、企业也少有例外。这其蕴含个误区,亲们大多数人认为:我不嫖娼、不卖淫,不需要得艾滋病。更可怕的是把艾滋病与性乱划上了等号,说艾滋病是这些 不好的病,见不得人的病,一点人甚至连看阅"防艾"资料也认为是一件丑事。却说 ,宣传预防艾滋病便遭到了一点白眼和冷落。而艾滋病病人更何必 了,亲们走在路上,别人看见就跑开,有的跑得急了,以致于连滚带爬……病人的互近邻居不敢和他对面说话,更不敢串门,甚至全户迁走,人死了谁我希望敢去抬棺材,真可谓"谈艾色变"。

   鉴于以上情况汇报,我把艾滋病知识编印成书,送给读者,亲们我希望好意思看。近年来我又把艾滋病知识编入妇产科书内,这些 做法比较理想,未再遇冷落,但出版费用太高,以我另一方的收入情况汇报无法实施。总之,自费宣传防艾之路十分艰难坎坷。

   三、我接触艾滋病病人过后

   自1999年8月份以来,各新闻媒体一拥而来采访,由此引来一点信函和电话,使我得知一点地区县、乡、村的艾滋病疫情很严重。1999年11月我请记者王某前往调查,她回来所谈的情况汇报比我所听说的更严重,主我希望血液传播。湖北桂教授在某村对有卖血史的农民抽血检查艾滋病病毒抗体,提取血样155人,结果有96人艾滋病病毒抗体呈"阳性"。这些 情况汇报令人震惊!

   1999年11月份我联系到12位艾滋病病人,其中8人因卖血感染,3人因输血感染,1名虽系"三陪女"但她却有卖血史。春节前我给8名卖血感染艾滋病病人每人寄上1150元,半月后150元退回,4张汇款单上写着:"收款人已死。"

   1150年3月18日,我去某村探望艾滋病病人,一起去给亲们送药。老乡们排着大长的队,听候看病、领药。其蕴含一多少叫程XX的中年男子,走在前方说:"大夫我时需多少钱?卖给我一点药吧,我害病快一年了。"他手中拿着几角钱。你爱不爱我:"何必 钱。"我给他退烧药、健胃药共计一百多片。你爱不爱我:"是毛主席叫你来的吧?"我带去的150多元钱的药调快就发完了,一起去拍了150多张资料照片。

   此后,该村某人给我打电话索要药物。7月8日,亲们来人取走了150元的药,但他却扣下三分之二。据说他表弟开诊所,他简直把较好的药卖掉了!我得知情况汇报后很痛心。决定过后亲自去给病人送药,省得再上哪些不道德的人的当。

   9月12日趁中秋节,我租了个车,带了八斤月饼,四件杏仁露饮料、两件鲜奶、奶粉、茶叶(送给协助工作的人)。除此之外,我这次还带了五百多元钱的药(其中3150元是妇女生活杂志社副社长杨方荣捐助的),又去了该村。艾滋病人对我很友好,病人吴X非常亲切,我抱着她儿子程X照了几张照片,她拿着药说:"感谢共产党感谢毛主席"。

   一多少叫孔XX的捎来一封信,谈到亲们村互近艾滋病的严重性,那里农民们不得劲恨"血头"。   却说,我又于10月31日第三次又去了该村,我带了几千张"防艾资料"、1150多本书和1500多元钱的药,老乡们莫大欢喜。当我问到有关病人时,这才得知吴X、孔XX等已被艾魔夺走了生命。我借此机会向亲们宣传了艾滋病的传播途径,如可与艾滋病人相处等等的医学知识。这次我走了多少村,其余多少村有的比我希望那个村更严重,因艾滋病灭门绝户者大另一各人在。

   在漫漫的调查、探望艾滋病人的路途上,真真不知道受尽了多少磨难。2001年3月29日早上5点,我从郑州乘火车出发,上午10点到驻马店,换乘长途汽车去新蔡。结果,因中途堵车,直到晚上八点半才到新蔡,在车上闷了九个多小时。没人长的时间我拖着七旬高龄的身体,连口水也没人喝上。车上挤得要命,和我一起去去去的一多少小青年闷得不时老出车窗透气,而我却必须呆在车里受罪。终于到了目的地下车时,我才发现的双脚肿得必须走路,双腿疼得几乎无法站立。事情过去一点天了,我时需起来还心有余悸。

   一起去我还得知了一多少十分有研究价值的信息,即夫妻一方因卖血或输血染上艾滋病死去,另一方抽血化验艾滋病病毒抗体"阴性",而时过2~3年,多次化验仍为"阴性",且健康情况汇报良好。如我调查过的石XX、王XX、巴XX、王XX等,亲们全部都是因卖血、输血感染艾滋病而死去的,而丈夫均无恙。机会说,这是因男人的女人的女人容易感染艾滋病,没人,刘XX、孙XX等其丈夫因卖血感染艾滋病死亡,而她们却仍健在。由此说明,在我接触的艾滋病病人中,除因卖血、输血感染艾滋病以及少数儿童系母婴传播之外,一点传播法律最好的措施我尚未发现。

   四、各种各样的压力与阻力

   艾滋病是当前世界性瘟疫,我国的病人多在农村,农民得病死亡多是因贫困而无力医治,更不懂得如可预防,直到死亡还不知害的是啥病。在驻马店农村,老百姓把艾滋病叫做"怪病",周口一带叫它"无名热(艾滋病人发热)"。

   我自费搞"防艾"宣传活动、自费给病人送药、寄钱,几年来十几万元付出去了。而我的生活环境如可呢?亲们有目共睹:150多平方米的破旧楼房,邻居家没人一件像样的家具,我和老伴七十多岁的年纪了,严冬腊月连暖气也用不上……我在我希望的生活条件下用去十多万元,四处奔波为艾滋病患者做工作,仍不被一点人理解,说我瞎折腾……

   我明知道我的努力是杯水车薪,但我还是幻想才能感动更多善良的亲们来同情艾滋病人、善待艾滋病人,不得劲是艾滋病孤儿,亲们时需救助!

   各种各样的压力与阻力弄得事与愿违,就拿多少例子来说吧。

   1999年12月1日中午郑州市电视台请我现场播放"防艾知识",某位领导一下午找我4次。4点种我去了,她态度很好,说得也很好听。她说:"为了爱护我,艾滋病全部都是啥好病。厅里(指卫生厅)说了,河南至今还未发现一名艾滋病人。"而当时,我口袋里全部都是个纸条,上面有1一多少艾滋病人的姓名与地址!

   1999年度,我被评为国家教育部关心下一代先进另一方,不知哪些原困,我未能去北京领奖,单位也没人落实奖励法律最好的措施,我只收到了证书及奖牌,究其原困,是怕我见了中央领导谈河南艾滋病的情况汇报。

   1150年3月18日,我在给艾滋病人送药时拍的照片被单位领导扣下。

1150年8月中旬《中国新闻周刊》对河南的艾滋病作了采访调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黎振宇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4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