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以房养老”第一人称后悔:自己的钱难支取

  • 时间:
  • 浏览:0

钟海泉和新村河边街社区公布《遗赠抚养协议》,协议规定:由社区人员照顾钟大爷管好他的衣食住行,帮其看病就医。钟大爷百年前一天将房产过户给社区。

3000岁的钟海泉居住在社区为他安顿的简陋房里,每天吃饭、遛弯、面朝屋顶。

一元钱的白饭,七、八元钱小菜与否钟大爷的午饭,吃不完就留着下顿。

2014年1月17日,四川省政府提出《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实施意见》。《意见》指出,要按照国家统一安排,探索开展老年人住房反抵押养老保险试点。在成都,钟大爷被媒体称为“以房养老第一人”。2012年10月,时年79岁的他与当地社区管理机构签订协议,由社区出钱出力帮钟大爷养老送终,大爷百年前一天,把一点人的房子赠送给社区。

然而,记者近日回访钟大爷,钟大爷要是我 一点人后悔了。

第有一一一一两个吃螃蟹

成都大爷将拆迁房抵押给社区求养老

成都一环路北一小院没法 有一一一一两个单元,设施陈旧,钟大爷就租住在1单元1楼的楼梯眼前 。2012年,同社区签订遗赠扶养协议不久,钟大爷就搬到了这里。每个月900元的租金,总是由社区代管的“钟大爷专账”支出。

据媒体报道,钟大爷原有一套20多平米的老房子,是过世母亲留下的单位公房。总是未婚的他没法 子女,兄弟姐妹也先后去世,侄儿、侄女几乎不来往。原本 的老房子里,堆满了捡来的瓶瓶罐罐,有一一一一两个沙发要是我 睡觉的地方。当时社区为其办理了低保,有一一一一两个月有3000多元,社区对他主要是我 “邻里守望、社区帮扶”为主,逢年过节献上一点爱心。

2012年,钟大爷的老房子被划入“北改”范围,他也由此获得一套“公改私”的新房,新房将在原址新建,超过300平米。2012年10月,钟大爷与所在社区(新村河边街社区)管理机构公布协议,协议规定由社区安排人员照顾钟大爷,管好他的衣食住行,帮其看病就医。钟大爷百年前一天,将房产过户给社区,公证人员在现场做了公证。

大爷后悔了

没用到社区的钱,一点人的钱也难支取

邻居向女士说,这个大爷有点儿怪,“他不跟别人说话,有一一一两一点人烧菜有一一一两一点人吃,吃了饭就出门耍去了。”向女士说,钟大爷仍然喜欢捡些瓶瓶罐罐回家,怎么让很少见他卖掉,“好像不缺钱,每周专门没法 人上门服务两次,帮他洗衣服扫地。”

没几个人知道,钟大爷在附近有一套300多平米的新房子,在邻居眼里,钟大爷过得非常清贫。

下午3点半左右,钟大爷总算从屋里出来了。也许,签订协议后他的生活质量并没法 得到明显改善,他实际上没法 用到社区的钱,一点人的钱都比较慢支取。

钟大爷介绍,搬到这里头几个月,他仍照旧领着低保,“前一天刚开使说每个月700块钱生活费,我没法 拿。”目前,他每个月可不须要领到30000元出头的“退休工资”,是去年7月在社区帮助下,一次性购买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购买费用由民政报销一每段,“钟大爷专账”支付300000多元,“没没法 人承诺得好,说生老病死都由没没法 人负责,(拿我的钱)我想买了保险叫没没法 人负责吗?买了‘工资’前一天,就没法 管了。”钟大爷说,“专账”里的钱全是他的拆迁补偿款和奖金,不要社区给的钱。

(责编:刘凌、邢若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