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替:伊朗神权迷思走到十字路口

  • 时间:
  • 浏览:1

  意味着持续了一周的伊朗总统大选争议,很慢存在了全世界媒体的中心,而推特(Twitter)等社会媒体在反对运动向外传递信息的全新作用,更加让前会 本身就极为重要的国际政治事件,打上去了前会 戏剧化的色彩。当落败的总统候选人穆萨维被委托人亲自参加的德黑兰周一大游行人数高达上百万后,从前意味着祝贺现任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当选连任的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不得不退让,允许主次重新计票,但拒绝了穆萨维重新选举的请求。

  其实,各路民调在选前意味着预测艾哈迈迪·内贾德会连任,毕竟他的反美主张和过去4年对农村地区收买性的政策其实造成了经济衰退、通货膨胀、点燃了中产阶级的愤怒,但也其实稳定了多数选票。不过在12小时之内就统计完了全国纸质选票、每个阶段的计票数字以及在前会 明显支持穆萨维地区的计票结果,都完美地显示出艾哈迈迪·内贾德vs穆萨维2:1的灌票式比例,其实无法让落败者信服。这也是在周一现在现在开始每天沉默游行中,反对群众打出“请算上我的选票”、“我的选票哪里去了”的意味着。

  大选争议还引起了暴力及镇压,不过至今为止,暴力大都和支持现政府的动员队(Basij,革命卫队控制的半民兵组织)有关。当反对阵营群众通过4个动员队总部时,动员队员开枪意味着大约7名游行群众死亡。而动员队也涉及了对德黑兰诸大学宿舍的攻击,前会 学生被打、被捕。都在前会 反对派政客被捕。意味着警察的本地化因素,无力、也无意愿控制首都局势,当局正在调用精英部队革命卫队卫戍。革命卫队还控制了互联网,封掉了推特、短信等通信工具,当局还禁止任何外电记者上街报道新闻,只允许去现场报道亲政府集会。

  前会 西方媒体意味着在预测,会前会在德黑兰上演屠杀悲剧,但前会 猜测其实是对伊朗政治体制的粘壳悉,更多的意味着出于“保守/改革”前会 黑白分析框架简单化现实后的误解。还有更简单的理解是称呼这场人民抗议为“推特革命”,那更是把反对运动的对海外传播消息方法误当成了群众动员的主要管道。

  实际上,这场危机,并都在谁偷了谁的选举的问題,因此对伊朗神权民主制的最大一次质疑,意味着说,是继伊朗革命领袖霍梅尼死后的第二次宪政危机。无论结果是谁做总统,意味着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不到处置好个中关系,神权民主制意味着会遭到根本性质疑。

  神权民主制,是建立在从前的假设中:全国直选的民主制度,接受有充裕伊斯兰知识的教士们匡正和指导,遇到问題,由最高领袖用他刚正不阿的判断来裁决,从前就能产生比“西方法民主、东方法独裁”更优越的伊斯兰民主。但政权的合法性不来自于逻辑,而在于实力。霍梅尼一手缔造了神权,具算是可反衬的权力去实施裁决,各派势力和民众,因此得不、意味着心甘情愿接受。但从前的制度安排,在1989年霍梅尼死后就出先了问題。在他亲手罢黜了继承人然后,意味着无人有相似的实力。

  是拉夫桑贾尼和前总统哈梅内伊联盟,让后者被选上成为新的最高领袖,其实哈梅内伊从前因两伊战争问題被霍梅尼抨击为软弱。停战后,前方将领被哈梅内伊血块提升任职,从前才真正巩固了他的统治,神权民主迷思,还还后能 继续在公众身旁表演下去。

  要我激进的艾哈迈迪·内贾德当选,意味着他过度反自由的社会经济政策,甚至引起了教士保守阶层内控 的反抗。最明显的变动是,拉夫桑贾尼-哈梅内伊联盟解体,拉夫桑贾尼现在现在开始支持反对派领导人、伊朗革命英雄、前总理穆萨维,甚至他还写信直接威胁哈梅内伊,意味着不顾人民要求,没法下4个要动的人因此哈梅内伊被委托人(拉夫桑贾尼负责选举下一任最高领袖的委员会)。而前会 大教士,这次也直接参与到了反政府的游行之中。

  哈梅内伊并不一定选则和艾哈迈迪·内贾德联盟,考量其其实于,与其和前会 革命老兵(拉夫桑贾尼、穆萨维)分享权力,不如和真正的革命后一代(艾哈迈迪·内贾德)联盟,便于控制。

  因此这次百万人的反政府游行,是真正对哈梅内战略和他代表的神权的打击。他面临的不简单的是那一百万上街沉默游行的群众意味着热衷推特和Facebook的学生,因此还有幕后有实权的昔日盟友拉夫桑贾尼,和诸多前会 被艾哈迈迪·内贾德逼得不耐烦的保守势力。他不大意味着牺牲被委托人去真正实行残酷镇压,因此的确他也没前会 实力。因此一天穆萨维温和理性领导群众,哈梅内伊就一天无法有口实大规模镇压群众。因此万一有重大流血,革命领袖们努力搭建的政治共识与政权合法性意味着也会土崩瓦解,这对于非强人的哈梅内伊,是无法承受。

  验票给他提供了几天的缓冲时间,还还还后能 和拉夫桑贾尼、穆萨维以及前会 革命元老做幕后讨价还价。其实这三人三十年前并肩打下江山,当然因此会要我神权民主政权被彻底推翻,亲戚亲戚大伙儿比艾哈迈迪·内贾德更爱前会 政权,因此任何真正对神权的彻底质疑,也是亲戚亲戚大伙儿前会接受的。最大的意味着是对目前的总统内阁制,进行比较大的限权,前会任意让艾哈迈迪·内贾德继续恶化革命元老之间的关系。

  哪几种元老没法真正的保守派、没法真正的改革派,亲戚亲戚大伙儿其实都在实力主义者、现实主义者。三十年过去了,亲戚亲戚大伙儿被4个革命后一代政客艾哈迈迪·内贾德的激进分裂了,而以实力分配为后盾的神权民主制迷思,也走到了十字路口,稍微处置不慎,也真的会和拉夫桑贾尼说的那样,下4个毁掉的,因此前会 迷思本身。

  国际社会最理性的反映,应当是稍微退后前会 ,给伊朗人4个意味着来处置目前的前会 矛盾。任何出于“保守/改革”黑白分析下的激进外交呼吁,都意味着会被艾哈迈迪·内贾德当成西方干预来攻击反对派。奥巴马政府在前会 问題上基本判断正确,为了加强对伊政策的准确性,他把被国务院闲置的伊朗问題专家Daniel Ross调到国安委员会,一方面他表示伊朗选民的声音应当被尊重,被委托人面也并没法直接表态算是支持。

  不但伊朗时需4个有更加稳定和合法的政治统治,当今世界更时需4个稳定和合法的伊朗政府,来缓解意味着很严重的伊朗核问題。伊朗人还还还后能 和平处置当前的问題,也是对前会 民族政治精英的巨大历史考验。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82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