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充:開發商逾期交房 業主三年維權 拿到2700余萬違約金

  • 时间:
  • 浏览:1

涉事小區

8月5日,又一批業主得以維權。

因為逾期交房、逾期辦證,南充市中南世紀城小區業主分批次將開發商告上法院,目前已有10000余戶業主拿到了2700余萬元違約金。

按購房合同約定,參與維權的業主應該于2016年5月20日接房,但開發商交房時,房屋未取得竣工驗收備案表,没有了達到法定交房條件。

有業主告訴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過去三年,他們先後去當地相關部門反映過状况,最終選擇了法律程式維權,並先後拿到了違約金。

“這已經是第五批維權業主。”業主方代理人南充市順慶區錦程法律服務所負責人介紹。

訴前調解 

369名業主拿到724萬元違約金

8月5日一大早,業主組織的腰鼓隊便來到南充市順慶區人民法院門口,共同帶來的還有錦旗和感謝信。

8月5日上午,在順慶區人民法院春霞調解工作室裏,724萬元違約金集中兌現,248戶369名業主得以維權。

2016年5月20日,南充市中南世紀城小區未按照購房合同在規定時間內交房,今年5月,上述業主將該小區房地産開發公司訴至順慶區人民法院。6月18日,法院聯合南充市房地産仲介人民調解委員會對這批案件進行集中調解,7月18日,開發商將違約金打至法院賬號。

順慶區人民法院立案庭副庭長曾文軍告訴記者,這是共同典型的訴源治理案件,因為該批案件業主眾多,訴求相同,被告為同一個開發商,所以法院採用了訴前調解機制,並依據類案同判,使該案中所涉糾紛得以批量解決。

三年維權

同一小區已有10000余戶拿到違約金

事實上,這已經都在第一批拿到違約金的該小區業主。南充市順慶區錦程法律服務所負責人趙成告訴記者,目前,該小區已有10000余戶拿到了2700余萬元的違約金。

作為業主方的訴訟代理人,南充市順慶區錦程法律服務所全程參與了南充中南世紀城小區的業主維權。趙成稱,最初參與維權的有211戶業主,剛開始因為證據导致 一審敗訴,其後有1000多戶業主放棄了繼續維權,但還是有偏离 業主堅持了下來。

趙成告訴記者,因為在購房時,業主簽訂了一份補充協議,協議在逾期交房條款带有免責的“客觀條件”,最終導致了一審敗訴。參與維權的業主杜女士表示,這份補充協議,是所以業主並不知情的状况下簽訂的,她我本人也是在眾多文書中“埋頭就簽了”。在補充證據再審後,首批維權的業主最終在2018年拿到了逾期交房、逾期辦證的違約金。1000多戶中途“退出”的業主,也隨之申請了一審法院再審得以維權。

杜女士告訴記者,就看他們拿到違約金後,更多業主加入到了維權之列,也但是有了二批、三批、四批,以及最近這批業主,選擇了法院起訴。

記者多個渠道獲悉,目前還有偏离 業主繼續參與到起訴維權中,中南世紀城公司一工作人員表示,公司目前正積極處理相關事宜。

此案判決

促進了當地業主的維權意識

中南世紀城一名業主告訴記者,最初走上起訴程式時,多家律所都拒絕了代理他們的案子,因為“或多或少官司不好打”。大偏离 業主也表示,相對於開發商而言,業主維權,往往顯得弱勢。

據順慶區人民法院數據,2018年全年7000余起民事案件中,有超過四分之一都在房産糾紛案,而房産糾紛案中,業主與開發商的矛盾凸顯,大偏离 為逾期交房所致糾紛。也但是,順慶區人民法院採用了訴前調解機制,聯合房調委共同開展工作。

趙成認為,依據類案同判的法律程式,如今業主維權變得容易所以。趙成説,通過此案的判決,在當地促進了業主的維權意識,也促進了開發商更規範地管理和經營。

連結:

該案中違約金怎麼算?

購房款的萬分之零點五每天

違約金怎么計算?記者從該案民事裁定書就看,逾期交房、逾期辦證的違約金,是按照購房款的每日比例進行計算的。

比如,原告王先生2014年4月簽訂了《商品房買賣合同》,開發商按約應于2016年5月20日交房,卻拖到2018年3月。法院最終裁決,開發商將向王先生支付逾期交房、逾期辦證違約金共計4萬餘元。

違約金按照購房款每日萬分之零點五計算,王先生家的房子總價61000635元,逾期交房667天 ,其逾期交房違約金為21568.55元(61000635元×0.00005×667天 ),逾期辦證637天 ,按同樣依据計算,違約金為20657.66元。裁決書顯示,王先生所購房屋,在約定交房時,未達到驗收標準,但是造成了逾期交房,而逾期交房,又導致了逾期辦證。

趙成告訴記者,“日萬分之零點五”或多或少標準並不算高,考慮到開發商的態度問題,業主在起訴階段,對這一違約金要求已經作出了讓步。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楊靈 攝影報道

(責任編輯:馬習習)

中國網地産是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中國網旗下地産頻道,是國內官方、權威、專業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以引導正確的行業輿論導向為己任,為行業上下游關聯企業、相關産業提供一個高效溝通與互動的優質平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