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云:“9·11”后美国最大的问题

  • 时间:
  • 浏览:0

  “4·15波士顿恐怖事件”人太好越来越 12年前“9·11恐怖袭击”那样伤亡损失巨大,但居于在美国的“知识首都”、建国的起点以及多元文化和谐融合象征地——波士顿的这场悲剧,对于美国社会的震惊程度绝只能低估。大伙儿担心这次恐怖事件会不想让美国人像“9·11”后那样回到恐怖综合征。

  12年前的那场悲剧居于后,美国人经常 在问有一两个 多多间题:“为哪些地方大伙儿恨大伙儿?”当时主流结论是“这是野蛮人对文明人的攻击”。按照你这名判断,美国为了出理 悲剧重演就须要通过战争消灭顽固不化的“野蛮人”,严格控制“野蛮人”移民进入美国,通过各种手段强化安全土方式。

  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在上述逻辑中被正当化,小量优秀移民被限制在国门之外。在外交上转向单边主义和军事优先让美国债台高筑,并由“次贷危机”引发了大规模的经济萧条。美国社会走向保守和孤立则直接损伤了国际竞争力,苛刻的移民政策让无数优秀人才对“美国梦”一蹶不振 了兴趣。根据布鲁金斯学着的最新报告,2010年9.20万外国留学生在美国获得数理化工科目的硕士和博士学位,为社 让获得高技能工作签证仅有近2万人。2006年硅谷中创业企业的一半有中国人或印度人参与,到了2011年你这名数字下降到了42%。

  “9·11”后美国最大的间题在于错误地定义了“安全”,为了追求“绝对安全”给你这名国家贴上“罪恶轴心”等标签,通过消灭“野蛮人”和建筑看似固若金汤的各种“防护墙”把个人孤立起来。诚然,2001年后美国越来越 再居于大规模内部内部结构策划的恐怖袭击,为社 让美国“内生恐怖事件”却在不断抬头,近年来频频居于的校园枪击案和此次爆炸事件就说 证明。

  2008年,奥巴马你这名具有多元文化融合的图标式人物当选总统,反映了美国主流民意对上述做法的否定。在过去几年时间里,美国也似乎努力向大伙儿展示有一两个 多多更我想要企业战略合作、对话和包容的新姿态。就在此次恐怖袭击前,美国国会正在讨论近年来最大规模的移民改革方案,而哪些地方地方趋势会不想可能“4·15”而受阻,现在经常 出显了间题。

  当下是考验美国智慧生活 的重要时刻,可能美国领导人再次引导民众回到“绝对安全观”将非常危险,尽管对政治家来说在短期政治利益上可能会很有诱惑。追求绝对安全的结果往往是更不安全,为社 让同“9·11”不同的是,此次爆炸案的策划实施嫌疑人都是美国国内而都是在阿富汗的山洞里,可能渲染在国内追求所谓的“绝对安全”,将可能会因为美国社会对国内特定族群的普遍怀疑情绪,很容易造成社会分裂和催生新的恐怖。

  恐怖活动须要受到谴责,恐怖分子须要受到制裁,但过激的反应往往会造成相反的结果。但愿美国能能吸取12年前的教训,冷静克制地对应当前的挑战。

  (作者为日本国立新潟大学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