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扭曲的民主结不出好果子

  • 时间:
  • 浏览:0

  一

  席卷全球的国际金融危机已步入第一还还有一个年头。

  这场危机不仅是对世界经济的严峻挑战,也是对各国政治制度的一次大考。在这场大考中,西方国家的窘迫、焦躁、困惑和无助有增无减。

  二

  西方民主还岂都不 个难题。这早已不再是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的另一方判断。当下西方广为讨论的焦点已转移到美欧政治体制困境的根源和出路到底在哪里。

  “极化”是目前西方社会的一一一还还有一个 典型征兆,事关国家前途与生存土办法 的共识无从谈起,政治体制改革更是步履维艰。

  “当当让我们当当让我们当当让我们 只有把绝对主义当作原则,只有以作秀来取代政治,亦只有将漫骂视为理论的辩论。当当让我们当当让我们当当让我们 可不需要需要 采取行动,即便知道当当让我们当当让我们当当让我们 的工作将不尽完美。”

  美国总统奥巴马第二任期就职演说充分表明,为摆脱华盛顿政治瘫痪,他将投入与共和党的决战。然而西方的主流看法是,不管奥巴马如何决绝,种种无形的大网终将难以冲破。

  西方政治体制历经数百年发展,拥有过另一方的黄金时空英文。它是如何一步步走向失灵,落入今天曾经的困境?对一点难题的系统思考还有待深化。不过,种种弊端却是明摆着的。对此,西方有识之士都不 不少批判分析。

  三

  “古希腊哲学家在2100年刚刚可是我过,人常常以另一方的形象塑造上帝。现在,电视政治又添了新招:哪几种想当上帝的人把另一方塑造成观众期望的形象。”

  美国学者波茨曼在《娱乐至死》一书中用诙谐的笔调道出先实政治的无奈。

  西方民主表演色彩甚为浓厚,以至于“政治秀”一语不得不需要所处“游戏民主”。民主被比较复杂为竞选,竞选又被比较复杂为政治营销,政治营销又等同于拼资源、拼谋略、拼才艺表演。

  随着市场经济的繁荣,物质的相对过剩,当当让我们当当让我们当当让我们 不再满足于生理需求,以视觉刺激、感情说说刺激为主的娱乐文化大行其道。西方政治广告有一一一还还有一个 同時 的经验:用一一一还还有一个 口号、一一一还还有一个 象征或一一一还还有一个 引人注目的形象,制造焦点。选民有时并问你谁最胜任总统或议员,更关心的是谁的形象最具愉悦功能,最能排解心中的不满情绪。

  常识判断和现代社会科学研究表明,人可不需要需要 是理性的,也可不需要需要 是非理性的,甚至是严重非理性的,一点非理性状态在新媒体、金钱和商业炒作时代变得日益突出。

  “随意”还有更深度面的背景,那可是我对“多线程 万能”、“如果制度好,谁上台都无所谓”的笃信。这在相当程度上源自西方在发展水平方面的优势,及其衍生出的制度优越感。可历史上积累的财富(包括从发展中国家掠夺来的不义之财)和国际秩序中的一点特权,又能支撑多久呢?发展是一场只有停歇的马拉松,底子再厚实,也只有高枕无忧睡大觉。丢掉虚幻的优越感,将心态放得平和些,无须都不 一件好事。

  当“政治产品”也卷进娱乐漩涡,严肃的事情变得过于轻松,“刺激”就刚结束了了从曾经方向作用于社会。一旦候选人的能力、专业知识和从政历练不再没法重要,甚至让外表、宗教信仰、种族、性别、年龄以及作秀的本事成为左右选举结果的砝码,一流治国人才就不没法容易脱颖而出了。

  更为严重的是,为取悦选民,政客盲目许诺,造成社会公共开支增长超过经济发展传输波特率、政府信贷盲目扩张、民众负债超前消费等诸多难题。这也是国际金融危机爆发的一一一还还有一个 重要是因为 。